真实个人离职经历21 我真正的初恋女友,真实个人离职经历21 我真正的初恋女友_玄幻奇幻_原点小说网
原点小说网 > 真实个人离职经历 > 21 我真正的初恋女友

  其实,在和沁沁谈恋爱之前,我有过一段短暂的初恋。
  虽然时间短暂,但她带给我的伤害却是前所未有的,甚至当初差点把我弄得精神崩溃,差点精神失常了。
  所幸,一段别人的故事将我从精神即将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
  ……
  这些年,了解我那段过去的人都告诉我,那不算你的初恋,毕竟时间太短——才一个月时间。如今,沁沁对我的背叛让我再度想起那个女人——郭玉娇。因为她们所做的事情极为相似,都是出轨了,都是背叛了我。
  那段经历只有当时我的研究生同班少数同学知道,可能真的是因为时间太短暂了,也可能是因为正处于恋爱最佳状态的我们都忙于各自的感情,没人会去关心一个新同学吧。而了解我那段时间的同学们都以那不算恋爱为由安慰我,所以我也渐渐地自己相信了,我相信我没有谈过恋爱。
  可事实上呢?我一直以为我渐渐淡忘了那段过往,直到今天,往日的回忆瞬间清晰地涌进了我的脑海。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幕幕显得那么清晰、那么真实。
  ……
  那是2010年9月,研究生要准备入学报道了。
  当时,正在长沙黄花机场的我刚把行李托运完毕,拿到登机牌正在过安检。
  在我前面还有好几个人,这时我裤兜里的诺基亚手机不停震动着。我赶忙掏出手机,看到显示屏幕是“老妈”的字样,就马上按下了接听键。
  “喂,妈,嗯……我到机场了,正在过安检呢。”
  “儿子,一路注意安全啊!到了重庆,记得给我回个电话报个平安。”
  “嗯嗯。”
  “还有啊,一个人出门在外,不要轻易相信人,逢人且说三分话啊。”
  “知道了。”
  “其实妈妈最担心你两件事,希望你到了那边读书一定不要去做。”
  唉,我都多大了,又不是妈宝,还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不过,姑且听听她说什么,说起来还真让我好奇。
  “什么事啊?”
  “第一,不要对人过分热情,你这毛病这些年让你吃了多少亏啊?”
  “呃~好吧,我到了那边就对所有人冷冰冰的,一心只读圣贤书吧。”老妈是了解我的,诚然,这些年我对任何人都很热情,喜欢帮助人,但结果似乎并不怎么会。别人做不到我对他们那么好,所有到头来我总是觉得心理委屈,并一再告诉自己下次不能再这样了。但却始终不长记性,这样的错误总是不停地犯。所幸,我的这种性格也为我赢来了不少好友,毕竟懂得感恩的人还是有的。
  “我还不了解你?我也只是这么一说,做不做是你的事情,别到时候吃了亏就哭鼻子哦。”
  “好啦,好啦,知道了。第二条呢?”
  “不要谈恋爱!”
  老妈说的这第二条我还真有这个自信不会去犯。她知道的,我总大一开始就暗恋一个女生多年,本科那会追我的女孩子也不少,但我还真从未动过心。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是觉得除了那个女生,别的女人都是怎么看怎么别扭,更别说和她们谈恋爱了。有时候,不经意地想起这个事情就觉得谈恋爱是一件挺恐怖的事情。
  为什么呢?因为我一个大学室友。
  我记得那个大学室友小刘和我们班一个女孩小唐谈恋爱后,整个人变得很不自由。
  那会,小唐成天粘着小刘。
  有一次,小刘在寝室和我们一起正联机玩CS呢。突然,小唐一个电话过来,小刘刚开始还软磨硬泡地求她,希望能将这局打完。最终,小刘还是放下手里的鼠标,收回键盘上的手,火速跑了出去。
  没多久,他回来了,垂头丧气的仰天长叹,“后悔啊~我怎么就找了只母老虎啊!”
  这只是其中一件小事,还有很多事情让我觉得女人真可怕,不能随便找女朋友。当然,我心中的那个女生自然不是这样的女人。
  “哈哈哈哈,放心,保证不谈。”其实,我心中还有个希冀——希望未来的某一天,当我变得足够优秀的时候,我一定要向那个女生表白。
  然而,我一年后才知道,那个女生就在我去重庆读研的当月就结婚了。
  “好了,不说了哈。我要过安检了,待会飞机上要关机了。”
  ……
  9月的重庆骄阳似火,非常热。这种热和长沙的不一样,长沙的热是真热,重庆的热是太阳晒得你头疼。
  搞定好宿舍的一切后,很快就迎来了研究生阶段的第一次班会。
  这次班会,最主要的是认识一下班级的其他同学。对于男生,这个年纪的我们喜欢相互串门,不到两天都基本上熟络了起来。而女生宿舍和我们不是一栋楼,加上学校管理严格,故而我们直到现在才因为班会见上了面。
  其他同学介绍的时候,我并不没认真听,因为我一直处于一种别样的情绪中。
  ……
  自研究生复试结束后开始,我一直在上海一家叫做因尚咨询的企业做助理咨询师。那个时候,我一心想做咨询师,而我也终于做到了。在那家企业工作的3个月内,我扎实的基础知识功底和逻辑思维能力使得我在同批次的咨询师里表现优异。一次去宁波为当地一家商超做会议咨询的时候,我们团队在参加了一次甲方经营分析会。当项目经理安排我们就今天的会议做一份问题分析,那个时候下午6点的时候,而他要求我们在晚上10点将分析报告给到他。结果,我在10分钟之后,不但完成了问题分析,同时也给出了解答。
  还记得他当时很震惊,但是在看完我的分析报告后,他微笑着久久不语。这让我当时内心十分忐忑,另外两个研究生学历的团队成员则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没想到,项目经理沉默了一会后望着我说:“嗯,不错。不过,你貌似把我要做的事情给做了啊!”
  那两个团队成员终于还是忍不住掩嘴偷笑了。
  我惊得一身冷汗,连忙道歉说:“对不起,领导。我……我……我……”
  他大手一挥,笑意更浓了,但忽然他看着另外两名团队成员拉下脸来,“楚星写的很好嘛,人家真的是全身心投入工作,很有做咨询的天赋……你们呢?还是研究生呢。希望你们今后向人家多多学习。”
  当时的我还很幼稚,内心瞬间转忧为喜,却压根没想过项目经理这种做法其实是把我架到了火上烤。你想啊,其他同事肯定会以为我故意表现,让他们难堪。如此,我的同事关系还怎么处呢?
  后来,因为考上了研究生,而我也坦白地告诉了项目经理这件事。不过,我表示我不会去读,我只为向其他人证明我有能力考上研究生而已。但项目经理却意味深长地告诉我,应该去读这个研究生,要做咨询以后来日方长。
  在项目经理和父母的极力催促下,我不得不屈从了。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我当初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人生没有彩排,时间也不可能倒带,现在的我深深地怀疑“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不知道因为读书究竟是改好了我的命运,还是改坏了我的命运,或许后者居多吧。
  ……
  我在自我介绍中,有提到过我本科时期就曾在国家核心刊物上发表过3-4篇论文,这种事情在本科阶段实属罕见。即便到了研究生阶段,虽然很多学校有规定必须在国家刊物上发表论文才能毕业,但数量却仅有1-2篇。于是,我瞬间成了同学们讨论的对象。一时间,不少同学看我的眼神显得不一样了。特别是女生,她们似乎更加愿意亲近我了。所以,接下来我和班级女生们的关系也迅速拉进。这里面,不得不提的一个叫曹华碧的女生,因为她的缘故我认识了我那个真正的初恋女友。
  9月底,距离国庆节还有几天时间。我和曹华碧中午刚从图书馆出来,那会准备去临近图书馆的学生食堂吃午饭。走在路上的时候,她手机响起了。
  “喂,你也在学校啊?……哦……就在7教学楼?刚好我也在,准备去吃饭,要不一起咯?”她用重庆话接的电话。
  “嗯嗯,我等你。挂了,拜拜!”曹华碧挂掉电话后,停下脚步望着我,挠了挠头说:“楚星,要不……你还是一个人去吃饭吧?”
  “怎么?见色忘友啊?”我笑呵呵地开玩笑道。
  “不是的……怎么说呢?待会过来的是我本科同学,是个女孩子。不过,我不希望你认识她……因为……”她低下头,在犹豫是不是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因为什么?说,是不是个美女?”我还以为她担心我对她同学下手。
  “不是。是因为……”在曹华碧还在犹豫的时候,一个身高不超过160、眨巴着黑溜溜大眼睛、白嫩皮肤、一头曲卷栗子色长发、穿着淡绿色短裙的女孩子拎着书包直奔我们而来。
  像刘烨演的《血色浪漫》里和他在陕北唱《信天游》的那个叫秦岭的女孩。不过,很奇怪,虽然我被她惊艳了那么一瞬间,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必须远离她。
  女孩走到我们身边,很自然地挽着曹华碧的手。
  她侧身垂头望着我问道,“华碧,你换男友了啊?这帅哥谁啊?也不介绍介绍。”
  “别瞎说!他是我同学,但我不想给你们介绍。”曹华碧的话让我感到很奇怪,当时我也并没做多想。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曹华碧最初是想保护我,不希望我和这个叫“郭玉娇”的女孩生活中有任何交集。因为谁让她介入自己的生活,谁的生活将会一团糟,特别是男生。
  “楚星,你就去宿舍那边的食堂吃饭吧。我们黑久没见面了,待会还有很多话说。”曹华碧当着郭玉娇的面不敢再说原因了。
  我这个人有时候脾气上来了,也不怎么听别人的话。我心理按照嘀咕究竟是什么原因你要赶我走?不说明白我就会和你对着干。
  “哎呀~我们只是随便聊聊,没事的,一起啦!”说完,郭玉娇伸手拉住我往食堂方向拖。
  我不经意间挣脱了她的手,说:“走吧!”
  曹华碧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三个人来到了食堂。她们两个真的一直在叽叽喳喳聊着天,似乎真的没当我存在。当然,我也没打算和她们搭腔。
  一顿饭快吃完的时候,郭玉娇突然看着坐她斜对面的我问道:“诶,你叫什么名字嘛?”
  “郭玉娇~~”曹华碧死盯着对面的郭玉娇咬牙切齿的重重喊她名字。
  我看着旁边的曹华碧的模样,很是不解。
  “没事,没事。”郭玉娇不以为然,敷衍了曹华碧一句,像个好奇宝宝似的望着我。
  那眼神简直让人沦陷,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道,“楚星,楚国的‘楚’,北斗星的‘星’。”
  “谈过恋爱没?”郭玉娇立刻抛出第二个问题。
  “郭玉娇!!!过分了啊!!!”曹华碧脸色显得极为难看,警告着她。
  我对曹华碧的行为很是不理解,没必要这么生气吧?
  我再次下意识地回答道:“没谈过!”
  曹华碧突然拉了一下我,本想制止我来着,但还是没来得及。
  “嘿嘿嘿,知道了,知道了。”郭玉娇不再提问了,转而笑眯眯地抬头挑衅地望着曹华碧。
  出了食堂,郭玉娇和我们不是一路,在校园的道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