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网 > 带着抽卡系统混江湖 > 第八章 暗流涌动

  入夜吃过饭,天已经全黑了,宁静的小山村中渐渐没了喧闹。
  在这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年代,夜幕笼罩,就意味着休息入眠。
  可惜,乔满白天睡了一天,实在是睡不下去了。
  和姚父简单交谈片刻之后,他就带着罗平,出门闲逛。
  姚父的意思是给他们两个留着大门,任其自便。
  反正穷苦乡下,贵重物品都有仔细保管好,留个大门也没什么危险。
  倒是罗平额外求了一件大氅,姚父犹豫片刻,也取来了一件带夹层的黑色大氅。
  这时候的大氅其实有些相当于羽绒服,可要比羽绒服贵多了,是过冬用的必备奢侈品,要真丢了坏了,像姚父这样的人家还是挺心疼的。
  乔满不解罗平的用意,只是纵容不去阻拦罢了。没想到,刚出院门,罗平就把衣服披到他的身上了。
  他特别无语地看着罗平在那里整理衣角。
  “其实不用……”他有内功护身,寒暑不侵好不?
  “公子,山中寒凉,还是多注意为好。”
  乔满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
  他早已百病全消,不要拿以前的眼光看问题,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事物本质啊。
  此时天空月朗星稀,明月并不是完整的,缺了一个小角,如同被啃了一口似的。
  踩着月色,乔满漫步在青石小路上。
  没有外物干扰,他也需要好好为以后做打算了。
  老实说,他现在是有些迷茫的。
  为之努力了那么多年的目标终于实现,一下子各种空虚寂寞冷就都找上门来了。
  他觉得他已经是历经沧桑,早没了穿越武侠世界时的兴奋感。
  闯荡江湖?那都是小年轻作的。
  实在不行,他找个地方种田吧。
  比如这个小村子其实就不错的样子。
  可问题是,种田他也不会啊。罗平会,可总不能让人养着他吧。
  而且——乔满抽出藏在袖子里的短刀,失去了系统加成,它又恢复了普普通通的面貌——武功真的很刺激很有趣啊。
  他知道,无论是武功,还是闯荡江湖的刺激感,还是江湖人的洒脱自由,都是他欲罢不能的东西。
  他现在的退缩,不过是一时的恐惧罢了。
  可正是生死间的大恐惧,才能带来大刺激呀。
  最重要的是,他绝对无法忍受无能为力任人宰割,他必须修炼高强的武力值。
  而这,就需要各种资源,需要争抢。
  “唉,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啊。”他装模作样地哀叹,眼神却熠熠发光,转头对罗平说,“小平,你说我们将来,拿个天下第一玩玩如何?”
  罗平笑而不语。
  不等他再说什么,远处后山脚,突然间的人声鼎沸,火光冲天。
  “走,过去看看。”
  乔满大步当先,朝喧闹声走去。
  ——
  几乎跨越了整个村子,乔满来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挤了好几圈儿人,他甚至看到了姚父也在人群当中。
  身边村民都在窃窃私语——
  “哎呀,真是的,怎么就没了呢。”
  “林婶儿真的太可怜了。”
  “唉,孩子才那么大一点儿,我早上的时候还给了她一块糖呢。”
  “多可怜啊。”
  乔满皱眉,他们两个外乡人,不好往里挤,便开口询问附近村民。
  原来傍晚的时候,林婶儿的女儿,年仅五岁的姚青青,自打午饭后出门玩儿就一直没回来。她外出寻找女儿,没成想竟然在这后山脚的溪水中,发现了女儿的尸体。
  三年前林婶儿的丈夫坠崖去世,她就一直和女儿相依为命,如今女儿也遇难,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即便离了这么远,乔满也能听到里面林婶儿撕心裂肺的哭喊。
  很快,就有人受不了里面的悲切,从人群中心退了出来,他一出来,外围的人忙上前询问——
  “怎么样了?真不行了?”
  “到底是因为什么遭难的?薛大夫怎么说?”
  “里面现在什么情况?”
  乔满这边退出来的,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壮硕汉子,此时他双眼通红,面容悲切,大老爷们几乎是要落下泪来。
  “姚小三,问你话呢,说话呀。”
  “对呀,他三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面对七嘴八舌的问话,姚家三哥吸吸鼻子,嗓音沙哑地说:“人没了。”
  “……”
  “然后呢?”
  姚三摇摇头,说:“薛大夫还在看,不像是失足落水。”
  他顿了顿,在人群中找到跟乔满隔了三个人的一名妇人,对她说:“林婆婆,您是林婶儿她堂姐,还是去劝劝吧,嗓子都哭哑了。”
  林婆婆看着年岁并不太大,从状态上就能看出平时是养尊处优。她听姚三说这话,抹了把眼泪,在几位姑嫂的帮助下,挤进了人群。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白发苍苍的枯瘦老头在人群中大喊:“是鬼!肯定是那些厉鬼做的!是他们,他们又来了!”
  乡亲们闻言,都面面相觑,默不作声。
  倒是姚三,挤过去,拉住老头的手,说:“爹,您别闹了,这世上哪有鬼。”
  姚三的父亲疯疯癫癫地叫嚷不停,姚三无法,近乎强制地,拉着人回自己家了。
  夜色渐深,不相干的村民也都陆续返回,人群逐渐地就散了。
  乔满发现姚父还在溪水旁边,想了想,也领着罗平凑过去。
  此时溪水岸边一共有五个人,姚父袖手站在比较远的位置,他跟前有一位身穿儒士长衫,头发花白的老人,在那里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离岸边稍近,是刚刚见过的林婆婆,她正拥着瘫坐地上的少妇,不住安慰。那少妇目光呆滞,双唇开合却没有声音传出,已然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她的视线所处的位置,就是冰冷苍白的姚青青,毫无生机地躺在岸边草丛上,面容安详,如同睡着一般。
  女孩儿旁边蹲着一位白发老者,看他脚边药箱,应该就是之前大家说的薛大夫了。
  “……我说,林婶儿家出了这种事,你就不能帮一把,你家不是还有……”
  走进了,乔满听到了姚父旁边那人的话语,他没有掩饰的动作,也惊动了那人,那人警惕地看过来,闭口不再言语。
  姚父也看了过来,问:“您怎么来了?”
  乔满回答:“听到喧闹,过来看看。”
  他快速扫视一遍尸体,人物卡带来的lv2医术(匹配度导致只能有一半实力)让他敏锐地发现了不对。
  他走上前,伸手从鼻孔边缘,摸出一些淡黄色膏状物。
  岸边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的动作。
  他又伸手扒开女孩儿的头发,在头皮上翻找。
  薛大夫叹息一声,说:“右耳上头。”
  乔满手下一顿,扒开右耳上侧的头发,果然看到头发下面的头皮,一片淤青。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刚要起身,发现女孩儿的左手心似乎抓着什么东西。他费力地掰开手心,却看到了一枚特别眼熟的小小玉件。
  那玉件红枣大小,扁平的,雕刻着在火焰中咆哮的鬼脸造型。
  那个鬼脸图案,和他关于组织的,残余不多的记忆里的鬼脸图案几乎一模一样。
  “嗯?那是什么?”薛大夫看到有新东西被发现,也凑了过来。他一见鬼脸玉件,就立刻看了乔满一眼,然后就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沉默蔓延,最后还是姚父身边的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出来,说:“事已至此,也没别的辙了,先把该做的做了。”
  他指挥道:“林二嫂,你妹妹就先住你家吧,好生照看,别坏了性命。阿振啊,你去找人,先把青青尸首收了,别搁荒郊野地里。”
  “好的,四叔。”姚父答应,却看着乔满没走,显然是有意等乔满一起。
  四叔挥挥手,赶人:“别杵着了,还不快去。放心,不会怠慢你的贵客的。只是想问问关于青青的死因而已。”
  说罢,他就走了两步,对乔满施礼说:“这位就是南庭公子吧,看公子似乎精通医术?”
  乔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来这里是化名南庭来着。
  他连忙回礼,自谦道:“不敢,雕虫小技而已。”
  “在下忝为姚峰村村长,姚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烦请公子移步。”
  “好。”
  乔满答应了。
  他也是想要知道,这个和江湖毫无干系的村子,到底有什么吸引组织的地方。
  也许,他的江湖路,可以从惩强扶弱开始。
  惩组织这个强,扶自己这个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