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网 > 东武录 > 第三十六章 到京,思念,糗事.

  黄昏时刻,一支数百人的银甲军士策马奔向,卷起滚滚黄尘,使得行人纷纷为之让路。
  当头一人约莫六十上下,身材中等然而相貌堂堂,尤其是一双大眼总透着神采,合身银色甲胃,气度不凡。此人正是京城三卫之一南营大将军赵知轩,听说七王爷遇袭便亲率护卫护送。东武铮与赵知轩并行,两人一左一右将楚昊宇夹在中间。
  早上的袭击,让东武昊宇极为恼怒,临近京城时候脸色才缓了下来。看路上马车行人越来越多,东武昊宇终是开了口,道:“京城好像比以前更热闹了。”
  看东武昊宇的脸色舒展开来,东武铮不由一笑,接口说道:“哪是,我朝国泰民安,不热闹才怪。”
  当东武铮的话落下,赵知轩也笑了起来。洪亮豪迈的大笑声中,赵知轩开口说道:“七王爷和东武将军这几年不在京城,对京中之事是有所不知,京城能如此热闹,跟我皇颁下的兴商令有关。”
  扭头望着赵知轩,东武昊宇颇感兴趣的问道:“兴商令?”
  点点头,赵知轩笑道:“我朝经过十几年休养生息,正如东武将军所说国泰民安,两年前,我皇颁下兴商令,鼓励民间通商希望以商通四方。自兴商令颁布以来,民间稍有积蓄者,大都设法做买卖,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如此以来天下可就热闹起来,京城作为我朝中心,自然更是热闹。”
  东武昊宇对兴商令并不怎么感兴趣,只是奇怪城外也如此热闹,张口问道:“赵将军,那城外怎么也这么热闹?我看很多只是小镇子。”
  望着东武昊宇,赵知轩又是一阵大笑,道:“七王爷有所不知,兴商令颁布两年,京城的店面一直往上涨,可租金再贵,依旧是有价无市,很多商人就退而求其次在城外做起买卖。现在,京城附近的镇子,尤其是临近大路的,比偏远郡府都热闹。”
  东武昊宇终是小孩子心性,听赵知轩如此说来已起了兴致,点头说道:“那我一定要好好逛逛了。”说话间,东武昊宇望了东武铮一眼,问道:“铮叔,你不会还要跟着吧?”
  东武铮并不回答,反而问道:“你说呢?”
  撇撇嘴,只是想到这一路的数次暗杀,东武昊宇终没有出声,而是望着赵知轩问道:“赵将军,现在京中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
  赵知轩为官多年,如何能不知这位爷调皮贪玩,哈哈笑道:“好玩的地方多了,卑职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
  稍顿了下后,赵知轩沉声说道:“七王爷要是想享口福,桃园酒家最清净,福满楼最气派,宜人居最养眼,还有百味轩、飘香楼……”
  赵知轩的话没有说完,东武铮已将他打断,叫道:“几年不见,你小子倒一点没变,就知道吃,那家酒最好?”
  望着东武铮,赵知轩也不恼怒,反而大笑起来,同时叫道:“将军还不一样好酒?”
  对视一眼,东武铮和赵知轩又是一阵大笑,便是东武昊宇,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京城三卫呈三角形将京城护在中央,每一卫下辖三旅数万人马,南大营为京城南边屏障,扼守水路要道,自然极其重要,赵知轩能够统领一卫,除了皇帝的信任,自身谋略也是不俗且极会做人,与东武铮这位先帝最喜爱的虎将私交一直不错。
  很快,赵知轩已止住了笑,开口说道:“桃园酒家的酒不错,不过东武将军喜欢烈酒,还是去不归楼好,里面都是烈酒,不醉不归。”
  说到这里,赵知轩又笑望着东武昊宇说道:“王爷勿怪,除了军阵,卑职就好口腹之欲,对京中各家酒楼很是清楚。”
  看赵知轩一个相貌堂堂的大将军竟喜欢吃喝,楚昊宇虽奇怪,也不见怪,点点头却是再次问道:“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又是一声轻笑,赵知轩开口说道:“好玩的地方多了,就看王爷想怎么玩。如果王爷好武,城东九峰山上有个名剑居,每日都有很多江湖人前往,而且,马上就要是武试,想来更热闹。王爷若好诗文,城中伊水河边有太白阁,全国各地来京的士子肯定会去。”
  当赵知轩稍顿,东武铮再次将他打断,叫道:“我说,你老小子就不能说些我们不知道的,当我们第一次进京呢?”
  听到东武铮的话,赵知轩不由愣了下,随即便大笑起来,道:“七王爷,你瞧卑职这记性,还当七王爷是第一次进京呢,哈哈……”
  不以为意的笑了声,东武昊宇挥手说道:“无妨。赵将军,你甭听铮叔的,继续说,你说的那些地方,我最多是听过,根本没去过。”
  这次,赵知轩没有直接开口,稍稍思索后才开了口,道:“王爷若是喜欢热闹,百事楼可以听到各种江湖趣闻,而且里面也有最好的说书先生。听戏的话,烟雨阁倒是不错的选择,而且还清静,要是想喝花酒……”
  猛然想到七王爷还不到弱冠之年,赵知轩赶忙咳嗽两声,期望掩饰过去,又怕东武昊宇再问,便接着又道:“王爷若想清静些,可以去百年老阁,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茶叶,新的陈的,听说还有数十年以上的茶饼。”
  听赵知轩提到茶,东武昊宇不由想起早上才分开的郭颖,那个如茶一般淡然的侍女。摇摇头,东武昊宇缓声说道:“我可品不出茶滋味,赵将军还是说些其他的吧。”
  看东武昊宇脸色不愠不火却不曾提及花酒,赵知轩心底才算松了口气,若是被圣上和太后知道他教唆东武昊宇喝花酒,即便只是被人参一本,那也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而此刻,更有军卒前来禀告道:“启禀将军,京中来训,太子殿下、敬郡王出城迎接七王爷回宫,禁卫已接管永定门。”
  挥手示意军卒退下,赵知轩笑望着东武昊宇说道:“七王爷……”
  抬首望着上京城的轮廓,东武昊宇缓声说道:“三年不见,还真有些想了,驾。”说话间,东武昊宇双腿轻夹马腹,骏马立即蹿了出,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永定门高九丈,宽三十三丈,且全都由巨石堆砌而成,再加上城墙上数丈高的楼阁,当真称得上天下少有雄关。
  此刻,在夕阳的映照下,更显雄伟霸气,而且,此城历经数朝更替,多次修补,斑驳的墙体,更添一种沧桑气息。
  看永定门越来越近,东武昊宇也不知为何,感觉心里竟是酸酸的,轻声吐道:“三年了,真快,过的真快,不过……”拉长的声音中,东武昊宇语气突变,大叫道:“我又回来了。”
  响彻永定门的大叫声中,东武昊宇更是策马狂奔起来,同时间,两道身影从永定门蹿出。急促的马蹄声,就似几人心底的期盼。
  当三人靠近,没有言语,同时勒马停住,而后静静对视着。无言的目光,包含了太多,太多,毕竟,这三年,三人都经历了太多太多。
  沉寂之中,三人突然大笑起来。欢快的笑声,更是唤起沉寂已久的思念,唤起他们沉寂已久的童真。
  大笑声中,东武元博轻叹了口气,道:“七叔,三年不见,我们两个还真有些想你。没有你,这皇城真少了很多笑声。”
  “七叔?”拉长的声音中,东武元敬更是哼了一声,叫道:“还小我一岁呢,还是小七好听。”
  望着两人,东武昊宇不由笑了起来,点头说道:“是,还真是小七好听。”
  听东武昊宇如此说来,东武元博和东武元敬都是一愣,满脸不敢相信的盯着东武昊宇,疑惑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小七吗?
  看到两人的目光,东武昊宇如何能不知他们心中所想,眼珠一转,又道:“不过呢,小你一岁也是长辈。来,叫声七叔来听听,有赏。”
  噗嗤一声,东武元博竟忍不住笑了出来,摇头说道:“我刚还想说三年不见,七叔长大了,现在看来,还跟小时候一样。”
  看东武昊宇刚回来就捉弄自己,东武元敬大怒,瞪着东武昊宇叫道:“长我一辈?小时候谁给你当马起,谁给你爬树摘果子吃,又是谁偷偷带你出宫玩?”
  东武元敬的语速极快,眼中更有怒火,见此,东武昊宇不由想起小时候调皮捣蛋时候的情景,脸上露出开怀笑意,不过口上却是不肯服软的,毫不示弱的与东武元敬对视着,叫道:“小敬,你怎么不说是谁带着你们闹皇宫,是谁带着你们出城玩?每次闯了祸,又是谁给你们当挡箭牌?”
  听到东武昊宇的话,东武元敬不由想起被父王责罚的那段经历,冷哼一声,道:“挡箭牌?皇爷爷什么时候罚过你?”
  说到这里,东武元敬更是发出一声冷笑,大叫道:“对,还真罚过你,抄书是大哥帮你抄的,练武我得陪着,而每次禁足时候,你小子直接跑到皇奶奶那,害得我每次回家都被父王责罚。老大,你可别说没被皇伯伯责罚过?”
  看两人斗嘴,东武元博不由想起小时候,脸上也有着无尽怀念,只是看东武元敬竟想拉自己同盟,不由笑了声,道:“元敬,我记得小时候都是由我来斗嘴,你来动手,今日怎变了?”
  不见东武元博帮自己,反而挑起小时候的丑事,东武元敬盯着东武元博说道:“大哥,也不知道是谁教我的,说如果你说服不了,我就去打他屈服?”
  顿时,东武元博不由一愣,随即便有过一丝尴尬,不过东武元博心境非凡,又当了三年太子久经历练,瞬间便恢复常态,笑道:“皇爷爷教的,如果不能教化就用武力,七叔不也常用这招?当年,宫里的太监宫女,一个个见了七叔可都是躲着走。”
  嘿嘿笑了声,东武昊宇开口说道:“你们两也不是一样?那时候暗地里都说,宫里出了仨魔王,元博,元敬加七王。”
  冷哼一声,东武元敬开口说道:“不都还是你带的头,我现在进宫,都还有人指指点点。”
  望了东武元敬片刻,东武昊宇哈哈大笑道:“终于承认我带头了吧,哈哈……小敬,来,叫声七叔听听。”
  “你……”怒瞪着东武昊宇,东武元敬却是说不出话来。
  看东武元敬如此模样,东武昊宇反而更加高兴,笑道:“怎么,想动手?告诉你吧,七叔我可是先天高手,知道什么是先天高手吗?”
  看东武昊宇故意仰头做出趾高气扬的样子,再想到自己被父王折磨的凄惨模样,东武元敬伸手指着东武昊宇说道:“你,你……懒得理你,驾。”大叫声中,东武元敬直接调转马头回城。
  轻摇脑袋,东武元博轻笑道:“七叔,皇奶奶和父皇都等着你呢,我们回去再说。”
  点点头,东武昊宇却没有放过东武元敬的一丝,赶马追上东武元敬,继续说道:“知道什么是先天境界吗?先天,在于一个生生不息,阴中生阳,阳中生阴……”
  见东武昊宇围着东武元敬喋喋咻咻说个没玩没了,东武元博不由摇头苦笑,只是看到走上来的东武铮和赵知轩,东武元博已恢复了一贯的平和。
  …………
  希望各位兄弟多多支持《东武录》,投一投推荐票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