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网 >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 068 双木非林 舞蹈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最新章节!
  
  似乎就在宁心给出答案之后的下一秒,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噼里啪啦”的雨声响起,唤回了林司南飘远的思绪。
  
  看着面前盈盈含笑的宁心,他也不觉跟着弯唇。
  
  这样的雨夜,有她陪在身边,他会觉得好很多。
  
  美好的爱情,不但能使人在经历过生活中的暴风骤雨后走向阳光明媚的晴空,也能使人摆脱黑暗混乱的胡思乱想走入光明与理性的思考。
  
  “要不要和我唠叨一下?”她轻轻拍着他的背哄他,两人的角色像是对调了一样。
  
  “宁心……”
  
  “机会只有一次哦。”
  
  她特意补充了一句,像是在强调,错过了这次机会,她就不会再听了。
  
  可林司南却再清楚不过,就算他现在不说,晚点才将心底话道出,她也不会置之不理。
  
  这一点,他格外确定。
  
  毕竟,她爱他,又怎么舍得他一个人难过呢。
  
  拥着宁心走到沙发旁坐下,林司南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宁心,那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我并太不想让你知道。”
  
  “就是因为不开心,所以才想让你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啊。”
  
  “……”
  
  她安慰他的方式总是这么别致。
  
  不过,他很喜欢。
  
  “刚刚接到了我母亲的电话,她说……林染的母亲去世了……”
  
  将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宁心,林司南没有丝毫的隐瞒。
  
  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之类的,根本不在他的考虑当中。
  
  在他的认知里,宁心早就是他的家人了。
  
  比起“女朋友”或是“未婚妻”,他其实更喜欢她成为他的家人,那会让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不止是爱情,还有亲情。
  
  “宁心,我偶尔会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他说的,是他母亲。
  
  她总是试图掌控他或是父亲的人生和决定,无论怎样她都不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即便“以爱为名”,可他还是无法接受。
  
  从前她无法左右自己的丈夫,现在也同样没办法左右自己的儿子,这个认知或许很残酷,但却是绝对的事实。
  
  “我小的时候,总是希望她能多放些注意力在我身上,而不是那些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可她并没有。”说话的时候,林司南的眸光很黯淡,“现在,她终于开始关注我,却总是试图操控我的人生和选择,我同样无法满足她。”
  
  大概这就是他们之间相处时不可避免的问题,总是差了一个频道。
  
  “她只是没有安全感而已。”
  
  而宁心没说的却是,作为母亲,文静多少有点自私。
  
  只是这样的话,不太适合她说出口罢了。
  
  “林司南,如果你不再对她抱有期待,那么或许,你们都会轻松很多。”
  
  “不再抱有期待?”
  
  “小的时候,你想要她多关心你一点,最后失望了,这件事就一直梗在心里挥之不去。”顿了顿,宁心又继续说,“到了现在,你期待她能明白你心里在想什么,让她主动了解你,但事实证明,你再一次失望了,对吗?”
  
  “……嗯。”
  
  “如果你能放弃这些想法,就不会再纠结了。”
  
  到了那个时候,也许他和母亲的相处就会自然很多。
  
  他的心态放平了,对方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正常情况下,其实应该是文静先做出改变,但宁心觉得,那可能没那么容易。
  
  朝他温柔的笑笑,她捧起他的脸,专注的望着他,“你依然要对她很好,因为她是你的母亲,但你却不必要求她也如此,因为你心里缺失的,我都会补给你,所有的……”
  
  亲情也好、爱情也罢,他们都有彼此。
  
  “我这么优秀又百变,没什么是不能满足你的,对吧?”她偶尔不客气的怼他,就是化身为了他的“好基友”。
  
  “你怎么可以……”他忽然语塞。
  
  “嗯?”
  
  摇了摇头,林司南埋首在她颈间,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宁心眼观鼻、鼻观心,俏皮的眨了眨眼,“你一定是在感叹我怎么能这么温柔贤惠,庆幸自己遇到了我,是吗?”
  
  说完,还没等林司南说什么,她自己倒是忍不住先乐了。
  
  第一次这么明目张胆的夸自己,说实话,其实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低头窃笑着,宁心却没想到他语气认真的对她说,“笑什么,你说的都是实话,我就是这样庆幸着,庆幸自己遇到了你,庆幸你肯喜欢我。”
  
  这样一个他,能够得到她的喜欢,没人知道他有多开心。
  
  “嗯……”仔细看着他,宁心若有所思的点头,“你说的也是实话。”
  
  “……”
  
  还真是不谦虚!
  
  “这次的情话还不算太土。”宁心继续说。
  
  “……”
  
  他应该谢谢她的夸奖吗?
  
  “你平时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做什么来改善心情?”
  
  “喝酒。”
  
  “除了喝酒呢?”
  
  “……跳舞。”他面露纠结。
  
  “什么?!”
  
  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林司南的声音明显压低,“跳舞。”
  
  “你会跳舞?”宁心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
  
  “嗯。”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后悔告诉她了。
  
  林司南甚至已经预见了自己被她笑话的情景,简直不忍直视。
  
  果然——
  
  他才说完,宁心就两眼冒光的推着他让他露一手,“那你跳一个我看看,快点、快点。”
  
  “宁心……”
  
  “不跳的话我就回隔壁谁家去了。”
  
  “你不是说今晚不走吗?”林司南皱眉。
  
  “前提是你得给我跳舞啊。”
  
  “……”
  
  最后,他选择了妥协。
  
  *
  
  林司南的舞蹈,很勾人。
  
  这是宁心的第一感受。
  
  他跳的那支舞,和她从小学习过的都不一样。
  
  伦巴。
  
  隶属于拉丁舞的一种,十分热情奔放。
  
  因为没有舞伴,所以这支伦巴是属于林司南的独舞,却偏偏看得宁心移不开视线。
  
  乐曲一阵阵的传进她的耳朵里,而她的眼中却只能看到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原本平整服帖的衬衫被他解开了颈间的几个扣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隐没在领口处。
  
  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出额前细碎的发影。
  
  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旋转,都让宁心都觉得眼前晕晕的。
  
  明明跳舞的人是他,可她却也好像被带进了那股氛围当中。
  
  只是,这股气氛太低迷了。
  
  甚至他跳的越轻快,她越是能够看透他心底的哀伤。
  
  这支舞……
  
  太悲伤了。
  
  最后的尾音落下,林司南静静的站在客厅中央,身上的汗水打湿了衬衫,隐隐勾勒出他线条完美的颀长身材。
  
  胸腔剧烈的起伏着,他局促的喘息。
  
  忽然,一双柔弱无骨的手轻轻攀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不太喜欢这支舞。”她低声说。
  
  “抱歉……”
  
  他把悲伤传递给了她。
  
  摇了摇头,宁心握住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腰间,“我陪你重新跳一支。”
  
  这样雷声轰鸣的雨夜,已经不适合有再多的忧伤了。
  
  她以为他跳舞是为了发泄,却没想到,他是放任伤感将自己包围,这并不是她乐见的。
  
  如果他自己无法走出来,那她陪着他就好了。
  
  听到她的话,林司南微愣,“你也会跳伦巴?!”
  
  “不会。”
  
  “那……”
  
  “我会跳华尔兹。”
  
  “可我不会。”
  
  “……”
  
  这就尴尬了。
  
  不过,宁心随即却觉得不对劲儿,“你不会华尔兹?!这怎么可能?”
  
  依照林家的家世,这些社交礼仪应该是必会的才对。
  
  或许是猜到了宁心在想什么,林司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那个时候正处在叛逆期,为了气我爸,就故意没学交谊舞而学了伦巴。”
  
  虽然这事儿有点不着调,但宁心倒是相信他干得出来。
  
  “我教你。”
  
  “好。”
  
  林司南等的就是这句话。
  
  笑眯眯的低头看着她,他的眼睛晶晶亮亮的。
  
  教他溜冰、教他跳舞,这些都让他觉得幸福极了。
  
  仿佛两个人多了很多共同的回忆,不再简简单单是两个无关的个体。
  
  “等你教会了我,我以后每天陪你跳。”
  
  “……”
  
  他这么一说,她忽然不想教了。
  
  天天跳,还不得把她腿累断了!
  
  但腹诽归腹诽,宁心却还是仔细的给他讲着华尔兹的基本舞步结构,“华尔兹的基本舞步是由前进或后退、横移、并脚三步构成一个基本旋回。”
  
  一边说着,她一边给他示范。
  
  “方步是由一个前进基本步和一个后退基本步在运动中构成的,进左退右的形式叫做前进方步,退左进右的形式叫作后退方步。”
  
  “嗯。”
  
  “你进左脚,我退右脚。”她示意他迈步,然后同时讲解,“这个时候要有侧身动作……”
  
  应该是因为有舞蹈功底的原因,林司南学的很快,至少比他上次学习溜冰时强多了。
  
  主要是他记舞步的速度很快,而且动作很到位,基本不需要宁心纠正什么。
  
  “不错嘛,学的挺像那么回事的。”
  
  “是你教的好。”林司南时刻不忘抱大腿。
  
  宁心扬眉笑笑,表示收下了他这句奉承。
  
  “这次配合音乐试试。”她打开音响,动人的旋律流泻而出。
  
  将房间内的灯光调成了柔和的暖色,林司南绅士的朝她伸出了一只手,“美丽的小姐,请问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抱歉,不可以。”
  
  “……”
  
  怎么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
  
  看着林司南一脸郁闷的站在那,宁心忍不住轻笑出声。
  
  终于将手搭在了他的掌心,她微扬起下颚,傲娇的像是一位小公主,“给你这个荣幸。”
  
  她微微踮起脚尖,伸出另外一只手假装提起虚无的裙边。
  
  伴随着音乐声,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彼此一点点的靠近,两颗心也仿佛渐渐贴近。
  
  翩然起舞,眉目传情。
  
  她在他怀中旋转,长发微扬,两人合拍到了极致。
  
  忽然想起了什么,宁心的声音轻轻传进他的耳中,“众荷喧哗,而你是挨我最近、最静、最温婉的一朵……我喜欢看你撑着一把碧油伞,从水中升起……”
  
  是洛夫先生的一首诗,《众荷喧哗》,从她口中读出来,带着别样迷人的风情。
  
  她向池心轻轻扔过去一粒石子,他的脸便哗然红了起来,惊起的一只水鸟,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再靠近一些,只要再靠她近一点,便可听到水珠,在他掌心滴溜溜地转。
  
  他是喧哗的荷池中,一朵最安静的夕阳,蝉鸣依旧,依旧如他独立众荷中时的寂寂。
  
  原本她走了,可走了一半又停住。
  
  等他,等他轻声唤她……
  
  柔美的曲调、动人的旋律、文艺的诗歌,以及令人迷恋的她。
  
  构成了一支甜蜜的华尔兹,让他终此一生都再难忘记。
  
  见宁心的声音消失,林司南忍不住开口,“怎么不念了,我还想听。”
  
  那些原本枯燥的诗歌,会在她的声音中变的神奇。
  
  就像原本让他没有兴趣的华尔兹一样,现在都开始吸引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今晚心情不好的缘故,宁心格外顺着他,他说想听,她就继续念,“写了四行关于水的诗,我一口气喝掉三行,另外一行,在你的体内结成了冰柱;写了五行关于火的诗,两行烧茶,两行留到冬天取暖,剩下的一行送给你,在停电的晚上读给我听……”
  
  “宁心,说话算话。”
  
  “嗯?”她疑惑。
  
  “记得写诗给我。”她自己承诺的。
  
  “……”
  
  惊叹于他的脑回路,宁心觉得无言以对。
  
  想了想,她还是照实对他说,“我倒是读过不少的诗歌,但我自己不会写,你太高估我了。”
  
  “那你摘抄两首送给我也可以。”
  
  “你想要什么类型的?”
  
  “嗯……”林司南思考了一下,“就……表达你对我深切爱意,或者是彰显我们美好生活的就可以……”
  
  “……”
  
  还真是不客气呢。
  
  *
  
  两个人就这样相拥着,跳了不止一支舞的时间。
  
  到最后,宁心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却还是强撑着一丝精神问他,“你心情好点了吗?”
  
  林司南抱起她走进卧室,声音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宁心,我没有心情不好。”
  
  见到她的那一刻,再坏的心情也变好了。
  
  她是像是一阵温暖的风,足够吹散他生活中的所有阴霾。
  
  拂了拂她散在耳边的发丝,他的眼中满是深情。
  
  “林司南……”陷入梦乡之前,她轻轻唤了他一声。
  
  “嗯?”
  
  “以后不开心的话,也要像今天这样告诉我,不要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那样的他,会让她心疼,“知道吗?”
  
  “好。”他握住她的手。
  
  “偶尔,我也会粗心的没有发现,所以你要主动对我讲。”
  
  “嗯,一定。”他无声的微笑,手掌轻轻抚过她的脸颊,“很晚了,睡吧。”
  
  “晚安,明天见……”
  
  静静的坐在床边凝望着她的睡颜,林司南的指腹一下下的轻轻摩擦过她的眼睫,想象着这双眼睛睁开时,里面盛满了对他的爱意。
  
  他何其有幸,能够得到她的感情……
  
  “宁心,你不知道,我有多少次在梦中惊醒,怀疑自己遇到你,只是一场梦。”
  
  在梦里,他遇见了她。
  
  记得花开碧树,不顾衾冷锦疏。
  
  梦中事,笑是真笑、哭是真哭。
  
  唯有每天看到她,他才能稍稍安心。
  
  原来……
  
  一切都是真的。
  
  她感情是真的,她的安慰也是真的。
  
  这是林司南生平第一次有向人倾诉悲伤的欲望,心里压抑的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一路上开车回来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情。
  
  好在回了家,宁心悉心宽慰。
  
  此后的很多年,林司南甚至都清楚的记得当晚的心情。
  
  但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即便他再难过,至少那时还有宁心陪着他,其实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