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九百九十四章冲天而起
    蚩尤话音一落,整个人便是再次消失不见,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同样想逃离这里的粗衫男子身前,一只大手直接朝其胸口一插!
  
      粗衫男子眼看已经有两人死在他手中了,而且还是不堪一击的死,他自然是惊恐至极,他做出了最强的防御,同样是争取了时间将拘魂盒抛了出来。
  
      但蚩尤早有所料,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了拘魂盒,直接将大手无视一切防御的插进了粗衫男子胸口之中,粗衫男子惨叫之下,便是用着残留的力气大叫,“各位道友救命,救命,我们是一起来的,各位道友救命……啊!”
  
      但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砰!
  
      蚩尤大口一吸,将粗衫男子身体也吸了了个一干二净,随后将粗衫男子的残躯甩了出去,他再一闪的消失,再次出现便是在柳婆子身边了,在她身边的“鬼马老祖”一惊下,快速的挡在了柳婆子身前!
  
      蚩尤一只直接插进了“鬼马老祖”胸口,两只手用力,直接将“鬼马老祖”撕成了两半,一道虚影后闪,与柳婆子快速后退,正是龙宇扬的魂魄!
  
      柳婆子眼睛湿润下,快速的用龙尾巴缠绕的将龙宇扬护在其中,但龙宇扬却是摇头,“他已经受伤了……”
  
      蚩尤看龙宇扬居然逃过了他的攻击,便是大怒下,快速的朝龙宇扬与柳婆子而去,但一道剑光激射而出,蚩尤脸色一惊,瞬间后退的闪躲。
  
      而这道剑光毫不客气的将附近的恶鬼一滑而过,瞬间数十只恶鬼纷纷在惨叫声中魂飞魄散。
  
      没错,我出手了!
  
      蚩尤目光一凝的盯着我手中的斩龙剑,他露出一丝惊疑之色,“这是,这把剑……怎么可能在你手中?怎么可能?”
  
      我没有理会他,此刻已经死了三个了,只剩下我们几个了,不得不拼命了,柳婆子与龙宇扬遥遥的对我微微点头,而我对他们回礼点头后,一闪的朝蚩尤冲过去,蚩尤顿时冷笑!
  
      他一翻手的想将我的精血拿出来,但我已经连续挥动手中斩龙剑下,数道犀利无比的剑光朝他激射而去,速度之快,如同幻影!
  
      蚩尤惊怒下不得不后退闪动,斩龙剑此刻虽说还差最后一只鬼仙才能认主,但犀利也不是蚩尤能够硬抗的。
  
      轰!
  
      我手中斩龙剑犀利而至,蚩尤神色冰冷下,一闪的躲开了,他五根手指一晃,便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我砸过来,我想用斩龙剑抵挡,但他张口一喷,一道黑光激射而出,直接命中了我手中的斩龙剑,砰,斩龙剑被打偏了。
  
      我心中一惊下,不得不用拳头抵挡,将气调动到拳头,十级算命师最强一拳砸了出来。
  
      我这一拳隐隐响起了轰鸣声,这一刻一声巨响中,我身躯一震,感觉浑身上下好像被锤头敲打了一般剧痛无比了,一股内劲沿着蚩尤拳头钻进他体内。
  
      蚩尤脸上露出一丝痛楚,但我目光一凝的盯着他,口中直接吐出了一个“惊”字出来。
  
      我体内的气瞬间消失了大半!
  
      蚩尤一惊下,脸上的痛楚更加浓郁,他身躯好像因为剧痛而微微停滞了,我趁这个机会晃动手中的斩龙剑朝他脖子一抹而去!
  
      蚩尤大怒身子一闪的消失不见,七八米外他显露出身影,他惊怒的盯着我,翻手的将我的精血拿了出来,声音冰寒刺骨了,“真是意想不到,你居然也有伤本主的一天,但你的命本主随时可以要了!最终赢的还是我!”
  
      他话音刚落,大手虚空一抓下,悬浮在他面前的精血扭曲后,我体内便是翻滚的剧痛,一口口鲜血便是吐了出来,这种痛就好像被抓住了命脉一样,让我几乎昏厥。
  
      我咬牙坚持下来,他赢不了的,即使拿着我的精血要挟我,但也赢不了的,这一切都在我前世的算之中。
  
      惊神术我还可以用一次,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天儿!”
  
      我母亲大惊下叫了我的名字,她遥遥的看着我,眼中有心疼,随即她目光一转,眼中杀意浮动的盯着蚩尤,突然一闪的消失不见,蚩尤准备冷冷开口,但突然微微一愣,因为我母亲并不是朝他攻击而去的。
  
      而是化为一道残影朝另外一个地方而去了,蚩尤目光一凝的随即看过去,立马再次露出来滔天的杀意!
  
      因为我母亲所消失的方向,一路响起了惨叫声,很快远处的城墙边突然传出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犀利的剑光而打开了一般,我母亲愤怒了。
  
      整个广场顿时安静下来,因为很快有声音传了过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远处朝这边跑过来一般,……
  
      随即一阵沙沙的声音响起,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有千军万马朝这边而来似的,很快,却是一层层怪物从城门外冲了进来,潮水般的滚动而来了。
  
      赫然是上千只一人大小的蝎人,而一只小屋般大小的蝎人走了过来,而她身边有一人一人,这人手中拿着赤红长剑,而手中还提着一个巨大的头颅,正是我母亲!
  
      她放天阳君进来了,所有进来的蝎人冲过来,并将整个广场围起来了,所有蝎人充满了杀气,让在场的恶鬼也是神色一变,纷纷下意识的让开了。
  
      蚩尤目光一凝的看了“蝎母”一眼,冷冷道,“我说她怎么可能背叛本主,原来也是被占据了身体,而且这么多低阶蝎人出现在我城外你以为我不知道?哼,要不是你带着本主的头颅,本主早就灭了你们了……好,一起来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陈丽君,将本主头颅乖乖还回来,本主还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一点,不然……’”
  
      噗呲一声!
  
      一把赤红长剑插进了那颗披头散发的头颅之中,蚩尤立马大怒了,“你敢伤我头颅??”
  
      噗呲!
  
      我母亲对蚩尤的愤怒视若无睹,手再用力,赤红长剑便是便是插得更深了几分,那巨大的头颅立马露出痛楚之色,“将我天儿的精血还回来,不然我让你的头分成两半!”
  
      我母亲的声音在整个蚩尤城回响,充满了杀意。
  
      蚩尤目光惊疑不定,突然冷笑了一声,“我这头被你们镇压了那么久,他对我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了,还想要挟本主?”
  
      噗呲!
  
      我母亲再次用力,手中的赤红木剑插得更深,一股鲜血立马喷了出来,其剑下的头颅脸上的痛苦更加浓郁了几分,而且七孔开始流血了。
  
      “陈丽君,你敢!”
  
      蚩尤声音暴怒起来。
  
      “放!”
  
      我母亲盯着蚩尤,手中再次用力,噗呲的声音再次响起,蚩尤浑身煞气浮动下,盯着他的头颅看了一眼,随后又看了我的精血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不经意的戏谑。
  
      随即大手一抛,将悬浮的精血朝我母亲射去,我母亲脸上的冷漠散去,便是脸色一急的虚空一抓,我的精血被我母亲抓在了手中,然而蚩尤已经消失不见了,下一刻,我母亲身前波动一起,一只大手抓出,似乎要穿透我母亲的胸口一般。
  
      “丽君!”
  
      “母亲!”
  
      我和我父亲大叫,然而我母亲神色一冷下,直接手掌再次用力,赤红木剑硬生生的直接穿透了蚩尤的头颅,刚刚显露出身形的蚩尤立马露出痛苦之色的停滞下来,我母亲一掌拍出!
  
      轰!
  
      蚩尤后退几步,而我母亲脸色微微一白之下同样是后退了七八米,这时候“蝎母”身躯一挥,剧烈的攻击蚩尤,但蚩尤已经趁乱的将他的头颅拿住了,几个闪动下,他后退。
  
      他激动将他头颅上的赤红长剑抽离,他看着自己的头颅大笑起来,那种狂笑响彻整个蚩尤城!
  
      “好,本主的头终于回来了,本主是不灭之身了!没有人可以对本主如何了!”
  
      随后,居然直接将自己的头颅好像带面具一样的套在了自己头上,没有一丝排斥的居然在融合,快速融合着,很快蚩尤整个身体被一层黑光包裹了,隐约可见他的头彻底的套在了自己脖子上,与他刚才的头融合了,好像灵魂进入了身体一般,没有一丝排斥!
  
      砰!
  
      黑光爆裂开来,露出了蚩尤本体!
  
      一股滔天的气息在他体表狂涌而出,蚩尤闭着眼睛,享受着身体重新回来的感觉,他笑了,狰狞的笑声让在场每一只恶鬼都背后发寒。
  
      “陈丽君,你太小看本主了,李天,你也太小看本主了,你们也一样,你们今天就为本主成为不灭之身的贺礼吧!”
  
      蚩尤的话响起,好像我们已经是任他宰割的肉了,而他话音刚落,脸上的讥讽更浓,手一翻,一团精血再次在他手中浮现,居然还是我的精血!
  
      “李天,你被本主玩了这么多世,今天本主玩再玩玩你,这的精血还有很多,不想死,现在本主让你去杀了陈丽君!”
  
      我母亲顿时一惊了,她脸色一白的看着她手中的精血,露出了惊怒之色,“蚩尤你……”
  
      我父亲,天阳君,河神,柳婆子,龙宇扬均是愤怒至极。
  
      然而这个时候,一道灵光突然冲天而起,直接一闪即逝的射进了恶鬼道的天空之中,顿时恶鬼道的天空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而且漩涡越来越快……
  
      我手拿着一个锦囊,正是我妈灰沐月飞升之前,给我说在危险的时候拿出来的锦囊!而我现在打开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