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网 > 孤月之下,我依旧在等你 > 第五十七章

  转眼间,回到了久违的战场。
  “殿下,您回来了。”
  “嗯。”神情默然的掠过眼前的将军,向着营帐走去。
  “殿下,现在陛下在战场,只有几百名韵灵战士在此守候营地。”
  “知道了。”我转身,朝着圣风城的方向走去。可突然间,四周一阵阵的马嘶,天空传来了一股股的异风。我的眉头微微一皱,不是因为这风,而是因为这风里夹着的血腥。
  “将军,把手各个场地,顺便派人稍信给圣风城,让峡若带领众人把守城门。接下来,该迎客了。”
  “是!”那位将军虽然有些疑惑,但什么也没有说,就这样离开,完全信任的离开。
  我望着他的迅速离去的背影,不免有些自嘲。在感受到这气息的时候,更显得自己的轻蔑。
  “冀。”
  说完,一个身影闪了出来,伴随着的还有几个活生生的韵灵高手,“依,你知道我来?”
  “是,我知道。你的味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浓郁的血腥,仿佛天生的残暴,可事实上,那只不是一个掩盖柔弱的标志,而那真正的来源,则是他的配饰,血龙佩。
  “这龙佩的味道,果真还是老样子。”冀用手摸摸龙佩,略带一丝忧伤。
  “你来这里是想偷袭吗?”我掀开戴在头上的帽子,正视着眼前的人。
  “不,不是,我只是来看看你。”
  “哦?看看我?七百年了,也是,时间太长了。”
  “……,依,收手吧,你和我回去,这一切都会过去的。”冀见我一脸的无所谓,直切入主题,我凄然的笑了笑。
  “冀,你该明白,我不会和你回去。”是,我不会和你回去的,邃死在了血灵手里,我的母亲也是死在她的手里,暗影,思瑞,还有那些无辜的百姓,灵兽,他们都是一样。既如此,我又怎么会和你回去!
  我转过身,轻声道,“恕不远送。”
  见我要离开,冀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唤了一声,“兰儿……”
  我怔住了,七百年了,这一世,第一次有人唤了这个名字,也让我忆起了在邪灵国那段无忧的时光。“和我回去吧,只要你回去,一切都会结束的。你明白我的意思,霓裳对你真的很在乎。”
  “……”
  见我不语,似乎有了些许的自信,“你也应该明白,霓裳的这场战争,是为了你,而那些人也都是……”
  痛楚,再一次被他无情的掀开,为什么你要这样!“走!”我愤恨的让他离开,眼泪又抑不住地泪下,而留给冀的只有我神伤的背影。“快走啊!我不想见到你们!”
  沉重的负罪感加重了我的心房。双手握拳,指甲深深刺进手心,用刺痛感来刺激我的大脑保持清醒。可冀根本不在意我的变化,变本加厉的说着,“兰儿,他们都是因为你才离开的,上一世也是,你该明白,现在你有一个可以结束战争的机会,为什么还要让汐他们为你再付出生命!”
  汐……只要这样,汐他……
  身体微晃了一下,现在我有一个机会,可以让汐他们活着,现在有一个机会了。
  是啊,我,该赎罪了……
  “……我答……”
  “她是不会和你离开的!”熟悉的声音充斥了耳膜,内心的跳动仿佛在一瞬被他凝固,抬起双眸,对上的依旧是那双清泉。
  “汐……”我呆在那里,汐,是你,真的是……
  “兰……”
  “依儿她不会和你回去,付出生命的代价?那又怎样?我们也不会让她离开。”我微微转过头,嘴唇微颤,“翔……天……”
  “当然,生死我们共同承担,别忘了还有我这个得力助手呢!”锦不知何时从那里冒出,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我的嘴角微微动容。
  “依姐姐没有错,错在你们的血灵,是她太贪婪,妄想吞了整个大陆。”
  “是是。”冰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连带的还有雅莎,楪祈。
  “大……家……”汩汩的暖流汇聚于心,将头紧紧埋在汐的怀里。
  “这,兰儿你好好想想我的话吧。”没有抬头,只感到一阵灵力的乱动。
  走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是的,安静了。
  “依,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出现,你真的会答应吗?”锦率先打破了沉寂。
  “我……是,我会。”我抬起头,望着汐的面庞,“既然有一个可以结束战争,又可以让你们都活着的办法,为什么就不用呢?”汐看着我,伸手拭去我眼角的泪,看似平静,但我却清楚的感受到他双手的颤抖。
  “可是……你一定会死的。你也要去吗?”我转过头,看着锦充满怒气的脸,轻轻点了点头。
  可突然间,我感到一阵悬空,汐横抱起了我,什么话也没说,干留下众人。
  “这……他们就这样走了吗?我还没说完呢!”锦见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似有些生气。
  “依姐姐他们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冰岚从旁插了一句,。
  “先别说了,去休息一下,估计,不多久,他还回来的。”翔天默然的离开了那里。
  “还来!那不是找死?有哥哥在,估计也……”冰岚在一旁不由得对冀的厌恶感少了几分。
  “冀他没有坏心,相反,他一直希望是我们赢。”翔天没落的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们先休息吧!”
  “这……好”两人同时回答,各自回房。
  “不是说过,一起生,一起死的吗?”此刻我的耳膜充斥的是汐紊乱的心跳,还有略微夹杂的怒气。
  但迅速被自己的心跳声替代,“那你们呢?既然是同生共死,为什么还要再次丢下我一个人?一个人!汐,邃走了,永远的走了!走了……”我将头深深埋在汐的怀里,伸出拳,重重的捶打着他的胸口,“汐呢?最后还不是要将我留下!大家呢?不都是一样吗!”不停的颤抖的身体,自从邃走后,在汐的面前,完全的发泄出自己的悲伤,愤怒和恐惧。终于……
  汐的双手慢慢收紧,语气中带着嘶哑,“不会了,我们一起。永远。”
  永远?是,永远……
  ——————————
  清晨微明,肃穆的沙场显得如此的寂寥,没有片刻的声鸣,没有一丝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高山之上,远望着那片山土,心中无比凄凉。
  “汐,胜利,会有吗?”忽然想到翔天在几天前,告诉我,暮苏他们无事。心中有些默然。
  “会的。”
  ………………
  此时此刻,同一时间,血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另一座遥相远望的高山上。
  “冀,你应该一早就知道她不会和你回来。”
  “……”
  “你真的以为,这场战争,只是为了依儿吗?”霓裳轻轻笑了笑。“是,的确有一些私心,的确为了我的依儿,可是,真正的是为了向她,向他们所有人证明,我才是这片大陆的王!唯一的王!”
  “可……”
  “冀,我想要的你还不清楚吗?哈哈哈。”
  冀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血灵独自待在高山之巅,痴痴的望着远方,口中喃喃自语。
  “兰儿,我的兰儿,姐姐来找你了……”
  ……………………
  心突然抽搐了一下,不知为何。什么也没有想,待在汐的怀里,此刻,什么都好。
  “陛下!魔兽再次进攻!”有人在一旁向我们报道。
  我们静静的看着远处,烟尘漫天,伴随着的是阵阵兽族的呐喊。
  “知道了,迎战!”
  “是!”
  “依,我们也该走了。”汐楼主我的腰,瞬间来到了我方战场的前方。对面的是万千魔兽。
  “诶,又是魔兽,血灵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锦在一旁抱怨着。伸手扶住额头。
  其实,锦不是轻蔑,而是无奈,相比于韵灵,魔兽更难以对付。更何况如此之多。
  双方剑拔弩张,虽说对方有这么多的魔兽,也不乏一些韵灵战士,血灵的傀儡。
  但我们身后,有的是圣灵国暗灵国双方的韵灵战士,武士,神将,还有人类的魔法师。以及,大批大批的灵兽。
  真的开战,恐怕,又是一场血腥。
  “依儿,这时你今世第一次上战场你……”在一旁的翔天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并不是担心我的安危,因为有汐,而是担心,我还是对那些韵灵下不了痛手。
  我瑶瑶头,知道翔天的担心,“不,不会,是他们自己找死,在他们手里,又有多少生灵?只恐怕,他们也成了傀儡了。”
  “是的……半数以上,都是。”汐在一旁开了口,我一怔,是啊,我怎么还要对她抱有什么幻想?抬头看向汐,此刻他已经换了武装,附带的还有贴身的铠甲,独留丝丝发缕飞扬。在转身,只见他们都换了衣服。
  这场仗,恐怕,难打了……
  耳边不是闯来对方魔兽疯狂的嘶哑声,他们是被操控的,否则,不会有那么大的杀怒之气。我也换了装,佩戴的,也有前世,汐为我做的贴身铠甲,很轻,很合身。
  眼神中,闪过丝丝血腥。突然一声箫声打破寂静,一身血衣,正慢悠悠的现在那些魔兽上方,诱人的红唇此刻也慢悠悠的吹着手中那古朴的萧,墨箫。原本,那是当年,她送我的礼物。可现在……
  还不容许我思索半刻,阵阵吼声袭来,瞬间烟尘弥漫,血腥的气息越来越浓郁。眉头一皱,耳边却响起了汐的声音。
  “战士们,为了整个大陆,开战!”
  瞬间来的,是我身后万千战士的呐喊。嘴角微微一动容,可是,随即解除了所有的武装,一袭白衣,转眼间,与她平齐。我看着下面的尝尝厮杀,血腥味越发凝重。眼神也随着汐的种种举动而变着。可现在我不得不将视线转移到那人身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箫声明显的停了一刻。可随即的却是更加催人血性的魔音,可即使魔音,这天下,不知又有几人,能将这魔音吹的让人陶醉的地步了。
  随即,我手中多了一只笛,那是当年汐送我的。离别之礼。风吹起,血腥弥天,浓郁的似乎下一刻就要将我染红。不许我在多想,冰笛立刻发出最美的音符。
  清脆的笛声,此刻却似汩汩的清流,瞬间将所有人包围,不是轻快,而是沉稳,稳得形成一堵墙,无法攻破的一堵墙。里面有净宇之力。
  闭上眼,耳边响起的除了自己的笛声,还有的便是远处那摄人心魄的墨箫声。可微微动容,这两个乐器,似乎此刻是在合奏,一种恰到好处,天衣无缝的融合。
  可也只有我们两人能感受到,这并不是融合,而是吞噬,步步将对方的音律吞噬,最终取得胜利。因而,最终,受伤最重的,只有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可慢慢冰笛敌不过那墨箫了。没错,即使冰笛是又上佳的灵石打造,又怎能敌得了那由万年血灵石打造的墨箫呢?它有的可不仅仅只是强大的力量,还有的就是血,浇筑在它身上的血。
  煞气凝重,意识到自己步步被吞噬了,瞬间,将冰笛收回,手中多了一支圣笛。真正的圣笛。韵白的笛声,骨感的却又细腻的触感,紫色的流苏,配有的还有一朵用白玉雕成的镂空白莲。它才是我真正的武器,圣笛,幽离。
  顿时,音符的力量成几倍增长,身下的战士们,也因此有了回旋的地步,更拼命的厮杀。“好厉害!刚刚还感到有些乏力了,现在居然什么都没有了,就感觉,我是无敌的了!”锦随手又砍杀一只魔兽,他的周围迅速又来了十几只,内心里暗暗咒骂血灵不是人,一边不得不再次投入战斗。
  “别分心,好好捉住这次机会,这个是幽离笛,虽强,但耗费的灵力也大,等到了最后,可能凶多吉少。”翔天不知从哪里出现在锦的身后,帮他杀了身后未注意到的魔兽。
  “那,最后……”锦边出手攻击眼前那只难缠的魔兽,边回头,用余光看了一眼翔天,“快!要赶在依儿灵力枯竭的最后一刻,杀光所有!”
  “灵力枯竭!”几乎吼了出来,无意间摧动灵力,通过军中配发的留音石,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是……”
  随后,在听到他们对话的所有人,奋力杀敌,我站在上方,耳边只有不断加强的呐喊声,随即,眼眸倏地一睁,内心中不由的颤动。
  “为了依殿下!杀!”
  “为了圣灵国!杀!”
  “为了大陆,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