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网 > 皇袍加身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无主之王
“小弟太多心了吧,现在可不是你弘扬佛法的时候,刘崇已经联合契丹反攻,父皇故意借兵给慕容彦超就是为了南北呼应杀郭威一个措手不及,兵家最忌腹背受敌,此一役郭威必亡无疑。”李弘冀对这件事情很有自信,因为他的探子传来消息,郭威只有八万兵力,而且要顾及南北,最后到许州的兵力不足五万,就算加上许州原本的兵力也是不堪一击,更何况北汉刘崇的兵力也不少,还向契丹借兵反攻,郭威那点兵力根本不够用的。
  
  “你们不了解宗信。”李璟其实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过他却坚信宗信一定有阴谋,毕竟这些年宗信所做的事情,哪一件不让人后怕?这一次虽然不是直接惹到了宗信,但惹的却是宗信的岳父,相信宗信没这么容易摆手。甚至就连晒盐法外泄的事情也是宗信早就计划好了的。
  
  李璟道:“从嘉说的没错,其实寡人对此也很担忧。不过这一次机会太难得了,刘崇与慕容彦超刚好在大周对角,只要他们同时发兵,郭威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不难逃此劫。弘冀、弘茂你们小心为上,见势不对立刻撤兵,就算攻不进开封,也不能让咱们自己有任何损失,先让慕容彦超的兵上。”
  
  “遵命。”李弘冀与李弘茂得到圣旨心里非常高兴,其实他们原本就想要去战场历练一下,原本准备开战之后再去,现在先行一步,可以在开战之前多了解一下军营里的运营情况,这样可以更有利的指挥战斗。
  
  “你们快去,不得有误。”李璟挥了挥手,示意让两人先出去,李弘冀与李弘茂根本没想太多,立刻离开御书房,剩下李璟与李从嘉两人。
  
  李璟慢慢坐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不是自己带兵,结果比亲临战场还让人揪心。从嘉你也坐下吧,咱们好好聊一聊。”
  
  “是。”
  
  李从嘉坐下之后,将遮住眼睛的白纱拿了下来,露出他左眼的重瞳。一个眼睛,两个瞳孔,这原本就是异人异相,帝王资质。李璟为了保护李从嘉不受大儿子的迫害,只能一直让他装瞎子。
  
  “从嘉,你可知道寡人为何在明知国库一直空虚的情况之下还在不断征战?根本不管大唐财政如何?”李璟问得很平静,但从语气里听出深深的无奈。
  
  李从嘉道:“还请父皇明示。”
  
  李璟道:“这是前唐诟病,一直遗传至今,只要这个诟病还在,往后不管换谁坐了天下都会像我一样,如果不舍弃名义当一个暴君,那么就是一个昏君。”
  
  李从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父皇要说什么。此事让人无奈,但谁也无法破当前的局。
  
  “各地藩镇势力极大,如果只有一个的话,寡人才不会给他们面子,但如果他们联合起来,那是一股足以撼动整个天下的势力。”李璟叹道:“所以我这些年不管国库有多空虚,我一定要出战,一定要打仗,不管是胜是败,我必须要将兵权死死的握在手中,只有这样才能牵制各方势力。你要记住,皇帝如果没有兵权的话,那么圣旨就如同虚设,只要一张圣旨如同虚设,那么这个皇帝就当到了头。”
  
  “父皇,我明白了。”李从嘉自幼聪明绝顶,李璟刚起个头,他就已经知道父皇要说什么。
  
  这是无奈,深深的无奈。人人都说皇帝好,但其实皇帝要担心的事情很多,各地藩镇的势力其实远比皇帝的兵力强大得多,他们老老实实的时候还好,但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对付皇帝,谁能阻止得了?就像郭威那一次,他带兵反攻刘承祐,刘承祐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这件事情让李璟非常害怕,或许有一天这就是他的结局。
  
  藩镇势力之所以大,就是因为节度使拥有太多的兵权,太大的权力几乎就是一个小皇帝,掌管整个地界的生杀大权。这是前唐诟病,但这种制度一直延用至今,这些人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才不会管家国天下,他们都想当雷洪,不管谁坐天下,他们的地位和富贵永远不会改变。
  
  李璟道:“你知道整个大周有多少兵力吗?”
  
  “多了不敢说,三十万应该能凑得出来。”
  
  “数据稍微有些偏差,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李璟道:“咱们就当大周有三十万兵力,但此时郭威能调动的却只有八万,也就是说还有二十几万的兵力根本不听郭威指挥,你应该清楚这代表什么。这就是皇帝的无奈,这些人根本不会出兵,除非郭威指名点姓让某人出兵,但其中一人的兵力并不强大,有他不多,无他不少,但如果郭威让所有人出兵,其中便有一些人为了自己的富贵不会出兵,因为那些兵力可是他的命根子,一个这样,两个这样,他们就会担心自己违抗皇命,必死无疑,这些人便会勾结其它节度使,大家都不出兵,你说郭威能怎么样?出兵攻打这些人吗?”
  
  李从嘉道:“所以郭威不敢下旨,他只能拿自己手中八万兵力赢得这场战争,如果他赢了,其它节度使就会出兵,但那时候出兵已经没用,更何况郭威并没有对他们下旨,所以也不算违抗皇命。但如果郭威输掉的话,这些人也会出兵,迎接新皇,同时对新皇展示他们的实力,并不是大周打不赢,而是他们没有出兵。”
  
  “对,事情就是这样。所以皇帝对自己的圣旨一定要严格把关,由其是涉及到兵权方面,绝不能松懈。因为只要有一个人敢不出兵,其它人都敢这样做,而这种事情也一定会发生。”李璟道:“如果上下一心的话,谁都可以统一天下,这也就是为什么契丹强盛的原因,他们全民皆兵,所有人都对皇帝惟命是从。”
  
  李从嘉道:“孩儿受教了。”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能说吗?”李从嘉小心的问了一句,因为他担心自己说了一些不符合身份的话。
  
  李璟道:“但说无妨,这房里只有你我父子二人,并无君臣之礼,你就当陪为父聊一聊心。”
  
  李从嘉道:“先切大头,只要没有带头人,这些人也团结不起来,切一个收一波。”
  
  “仔细讲讲。”
  
  李从嘉道:“现在无法是四江节度使让人头疼,趁着大败楚国之机,咱们可以先派刺客杀了江西节度使,镇南王杨英,但我们并不涉及江西势力,让袁洪之子继承镇南王的位置,只是下旨让江西一部分节度使跟随二哥去楚国发展,这样二哥就顺理成章的接手江西一半势力,而且转移到了楚地。到时候父皇可以再派出一些节度使以发展楚国为名,继续往楚国派遣,到时候二哥完全就可以称之为楚王,霸占一方。世上没有比二哥更值得信任的人了,这个位置交给他,父皇也能高枕无忧。”
  
  李璟点头道:“好~寡人果然没有看错,天生重瞳帝王资质。那么接下来再杀江南节度使,然后……”
  
  “父皇,同样的计策不能用第二次,你就不怕被别人看出来吗?”李从嘉道:“江南地区地广人稀,现在还没有发展起来。灭闽之后,江南地区一直处在发展之中,儿臣愿意前往闽地,顺便接手江南一部分地界,这样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到时候西、南两方边境之上都是你的亲儿子,同时拥有极强的兵权,咱们一家人里应外合,慢慢削减各地节度使的权力,让他们不敢有任何谋反之心。”
  
  “好,这是我听到过最有可能实现的一计。”李璟非常赞赏这个儿子的心机之深,见识之远。不过这个计划怕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完成,这段时间里如果有任何异心,到时候功亏一篑。
  
  李璟道:“从嘉,这个计划非常好,但是耗时太长,为父只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如果你一直在闽地,那么……”
  
  “父皇请放心,儿臣对皇位没有野心,让大哥继位儿臣也一定会全力效忠。只要我们兄弟齐心,到时候统一天下绝非难事。虽然大哥度量稍小,儿臣也绝不会功高盖主,只会从旁提点。虽说重瞳乃帝王之相,但又不是必需要当皇帝,若能辅佐大哥统一天下,儿臣照样会名传千古。”
  
  李璟听了这话,感觉对李从嘉有深深的亏欠。他原本是帝王之才,不但天资聪颖,武功又好,太子之位不二之选。只可惜出生太晚,那时候李弘冀已经是太子了,而且朝中党羽全力支持,根本毫无悬念。
  
  不过李璟倒也欣慰,想不到李从嘉如此懂事,对皇位没有丝毫野心,只要他能全力辅佐,让李弘冀统一天下倒也不错。毕竟都是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李璟也不想为了皇位而伤了李弘冀的感情,毕竟这小子心胸确实狭窄,如果废了他的太子之位,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李璟道:“委屈你了孩子,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你大哥党羽众多,其中还包括我们正要对付的人,等他凯旋归来,为父一定会向他好好解释。”
  
  “关于这件事情……只怕父皇失望。”李从嘉道:“根据儿臣对宗信的了解,此战郭威未必会败,甚至有可能大胜。”
  
  “我也考虑到了宗信,不过应该没有你所说的那么惨,一半一半吧。或许郭威会败,或许能坚强守下许州,至于大胜没有可能。”李璟道:“郭威毕竟只有八万兵力,而且要分顾左右,他哪有这么多的兵力反攻?我派去了十万大军,加上慕容彦超自己有四五万的兵力,就算郭威将八万全部派到许州他也未必能守得住,更别说北汉和契丹那边郭威怎么办?”
  
  李从嘉说不出一个所以然,这方面宗信远比他厉害得多,所以李从嘉无法揣测宗信用计,但他几乎可以确定,想要打败宗信的岳父,除非先他。
  
  “好了,说了这么久寡人也累了,你退下吧。”
  
  “儿臣告退。”李从嘉将白纱重新遮住眼睛,随后慢慢摸索着走出御书房。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